返回首页 | 网站地图
做一些旅游圈没人愿意做的“困难”生意
发布时间:2018-02-02 11:43 来源:未知
  “您放心,我们不会强制购物,您到时候就在商店里坐一小会儿,看看手机,到时间了咱们就离开,大家都将心比心嘛!”
 
  又到了旅游旺季,这个春节究竟是往国外飞,还是往南飞?是自助游还是跟团游?说实话,为了物美价廉,懂懂笔记的小伙伴们打了一圈电话,“无强制购物”和“超低血拼价”背后各种模糊不清的解释,让大家心里更加没谱了。
 
  好端端的一个旅游行业,这一阵子先有雪乡“宰客”霸屏,后有导游“钱不受苦人受苦”的奇谈。不少网友大骂黑心客栈、流氓导游的同时,也剑指大大小小的在线旅游服务/订票平台(OTA)。有网友直接怒斥,所谓在线旅游服务平台天天喊着高科技手段、互联网思维,其实骨子里和旅行社、旅行团、景点、票务都是沆瀣一气,依靠信息不对称做着坑人的买卖。
 
  “无论是哪种形式的旅游服务平台,一时半会改变不了国内旅游行业的现状。”某在线旅游平台负责人刘子曦告诉懂懂笔记,因为旅游并非刚性消费,加上在这么多年来行业的发展过程中,也有许多难以解决的潜在矛盾,大量所谓的“行规”、“惯例”并非互联网+或是互联网思维就能够解决的。
 
  刘子曦是在三年前和男友创办的这家在线旅游平台,投入运营至今,也面临运营成本激增、利润趋薄的重压,更严重的是多条出团线路在去年底因拓展不顺而停摆,同样也是一肚子怨气。
 
  本就是撮合游客、旅行社、景点(酒店)供需的旅游服务平台,在这几年忽悠了一堆大数据、人工智能、先进管理理念的热词后,为何在服务上依旧“换汤不换药”?或许从她的创业故事里,我们能够找到答案。
 
  本身就是资深驴友的子曦告诉懂懂笔记,真正踏进旅游圈,她也就不再相信“人之初,性本善”这句话。国内外跟团游、景点游、购物点、商业区宰客的方式,她几乎都经历过,也“斗志斗勇”过,但最终都因为“身不由己”而被迫妥协。
 
  毕竟每一段旅程,都是在探索未知的领域,因此,在绝大部分情况下,人在途中都是无知和无助的,尤其是只身一人的“驴友”,遇到事儿更会感到孤立无援。
 
  “在那些严重商业化的景点,如果不按照‘套路’办事,心累事小,还可能要挨揍的。”她算过这样一笔账:这十年来,自己在旅游上的花费总数在52万左右,但其中“冤枉钱”就占了20%,“这钱哪怕放在通货膨胀的今天,也能游三趟欧洲了。”
 
  那么,面对旅游行业“宰客”的怪圈,“驴友”们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这个问题也一直困扰着子曦,直到爱旅游的她,遇上了从事IT行业的男友。两人一拍即合,在三年前决定用“互联网思维”,做一些旅游圈没人愿意做的“困难”生意。
 
  “让爱旅游的人尽情享受旅游,这是我们的Slogen。”尽管在创业之初,已经有太多大小玩家涉足在线旅游,巨头垄断的形势也已经形成,但子曦却觉得机会仍很多。在线旅游服务领域,或许还有许多空间可以让自己大展拳脚,“旅游网站都是把用户订单交给下家去服务,但我们不是。”
 
  她认为,90%的OTA只是给用户的旅程提供交通、酒店、景点或是旅行社报团预订服务,互联网的作用是快捷、高效、可比较。而下单之后,最终与用户对接、服务的机构,依旧是旅行社、地陪这类“下家”。
 
  尽管大部分旅游服务网站拥有服务质量监督机制,但百密终有一疏,实际的服务能力和水平,依旧还是旅行社/景点说了算。
 
  “如果不是自有团队,那么互联网旅游谈服务也是白搭,因为最终的服务者还是那群‘宰客’的导游和景点。”自认为深谙此道的子曦,决定从OTA的弊端入手,把服务团队掌控在自己手里。
 
  在网站和App产品相继上线之后,在男友的支持下,她甚至动用了结婚喜宴的预算,全数投入聘请专业导游、开辟无购物旅游模式中,“因为资金有限,所以只能以广深为中心,开发周边精品(旅游)线路,未来再慢慢扩大规模。”
 
  她所希望的模式是:用户通过网站或App查看旅游产品,然后根据心仪的路线自助下单。若下单用户数超过20人,即可成团。出行前平台会有专员根据后台信息,致电用户确认行程和集合地点。
 
  “这样,我们既是在线旅游预订平台,又自有策划团队和导游团队,当时这个模式在国内并不多见。”虽然行程的每一个环节,子曦和团队都能够合理把控,并确保服务质量,确保行程中没有任何“套路”存在,但运营成本上却有明显劣势。
 
  平台的总体成本比普通旅游预订平台高出很多,团费自然也不便宜。这样一来,在华南地区的旅游市场上,这样的项目竞争优势自然不会明显,“我们想清楚了,只要积攒起来口碑,用户上量了才能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