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网站地图
抚摸自身甚至尺度更大的图片及视频片段
发布时间:2018-02-02 11:27 来源:未知
  这个群体,潜伏在付费会员制论坛、社交软件群组、在线直播软件、网络游戏社区等,他们进行线上、线下交易,信息冗杂、源头难以追溯的互联网则成了罪恶的保护伞。
 
  “初级VIP会员333元/月,观看10次;中级666元/月,观看20次;高级999元/月,观看60次。”最近,一个名为“独家天籁童声”的网络社交群组,在微博上被曝光。要成为该群普通会员,需缴纳50元“会费”。入群后,群内会播放一些幼童裸露身体、抚摸自身甚至尺度更大的图片及视频片段,以吸引群成员花更多钱成为VIP会员。
 
  反恋童大V“小党”向《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提供的截图显示,在VIP群,有多人在线直播观看男童色情视频。群社区内,还有往期多人直播的截图画面。此外,该群还可以组织线下交易。
 
  记者在聊天记录中看到,有负责牵线的“代理”晒出了与两名男童色情交易的报价--每名男童每次2000元。
 
  这样的社群,主要靠线上直播、销售视频图片、线下牵线交易等方式非法牟利。这起发生在哈尔滨的儿童网络色情案并非个例。《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深入调查发现,一些人非法拍摄、售卖儿童色情视频或图片,将肆意猥亵、侵害儿童的行为变现牟利,已形成一条黑色产业链。
 
  今年8月,河南郑州警方抓获了“西边的风”论坛运营者吴鹏升。他拍摄并上传大量女童裸露的照片、视频,甚至还有客户“付费定制情节”的猥亵视频,并以此牟利。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看到,这些视频中有女童脱光衣服、摆出各种姿势、成年男子猥亵儿童等画面。
 
  这个线索在微博开始发酵,与反恋童大V“小党”有关。去年8月15日,小党发出微博长文《“西边的风”开恋童癖网站猥亵儿童证据确凿,警察管不管?》。他自掏腰包,成为网民举报的“西边的风”论坛会员,收集了大量非法视频、图片售卖的证据,并扒出了注册者邮箱、名字拼音等,一步步顺藤摸瓜,找到了论坛运营者吴鹏升的个人信息。
 
  这篇文章,在新浪微博引起了上万次转发,近万条留言。媒体迅速跟进,引发舆论关注。当月,吴鹏升被郑州警方抓获。
 
  记者调查发现,类似论坛可以在网上轻易搜索到。它们大多以邀请码注册、会员付费准入作为隐蔽手段,客户需通过自动发货的发卡网站购买邀请码或直接在线充值,才能注册。
 
  在一个名叫“萝莉啵啵”的网站,《新华每日电讯》记者看到首页图轮番播放女童暴露照片。该论坛设有SVIP、资源交换等版块。不少帖子的标题不堪入目。
 
  该论坛的“总攻略”中介绍,会员分为三个等级,普通注册用户、VIP用户和永久SVIP用户,不同等级的会员可以进入的资源区不同。在弹窗小广告中,SVIP用户注册价是328元,通过微信、支付宝等即可充值。
 
  在“小党”向记者提供的截图中,一个名叫“八公主”的网站潜伏着大量恋童癖,甚至还有“八公主客服”在网络社区打广告称“欢迎订购小女孩原味衣裤”。客户付费后,“八公主客服”会将含有大量色情图片、视频的网盘链接和解压密码发给他们。在这则广告中,客服称内容“劲爆”的VIP资源图片高达8万多张、视频几百部。在“小党”晒出证据之后,对方曾将网站和社群关停。
 
  儿童色情地下链条的存在,让儿童遭遇猥亵、性侵犯的问题更加严峻。南方某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期二审判决了一起案件:24岁的李某经常沉迷于此类网站,观看了大量女童淫秽视频。在QQ上,他认识了小学五年级的女孩小雨,在线下约见后,小雨遭李某性侵。
 
  该法院少年家事审判庭庭长受访时向记者介绍,近年发生的一些性侵未成年人案件中,不少被告人之前都浏览过相关色情网站或社交软件上传播的小视频。
 
  不是每一条举报都有回音
 
  “基层警方很负责,相关部门也颇为重视,但犯罪分子以游击战术见长,善打擦边球,且不少涉及跨地域、跨境办案,抓捕难度大。”
 
  在新浪微博上,凯文拥有77万粉丝。认证为“知名互联网资讯博主”的他,是网络上打击网络色情产业链关注度很高的大V。
 
  他平均每个月会收到几百条来自粉丝的爆料。有特殊情况时,“一天就有几百条”。这个数据的背后,是儿童色情信息地下链条触目惊心的发展程度和亟待重视的打击缺口。
 
  他“扒皮”非法论坛、恋童癖博主的微博,评论转发量往往以数千计。他像“小党”一样,经常@相关管理部门,也会通过微博私信联系官微、在相关的网络举报中心通过官方渠道举报。
 
  但是,不是每一条举报都有回音。
 
  这并不能归咎于管理部门处置懈怠。用凯文的话说,“基层警方很负责,相关部门也颇为重视,但犯罪分子以游击战术见长,善打擦边球,且不少涉及跨地域、跨境办案,抓捕难度大。”
 
  不可否认,儿童色情地下链条猖獗发展的背后,是目前对其打击的确存在多重切实困难,取证、认定及执法难度皆高。
 
  首先是取证难——不法分子习惯于利用网络隐蔽性及法律“真空”打擦边球。暨南大学少年及家事法研究中心教授张鸿巍介绍,儿童色情犯罪分子善于利用法律“真空”地带打“擦边球”。比如,法律里对传播淫秽物品要求是当众播发,但儿童色情网站多数是付费会员制,或通过QQ、微信小范围传播,观看人数不定,但实际潜在观看可能性大。
 
  其次是认定难——目前的违法标准囫囵吞枣,儿童与成人混同。《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采访了解到,当前,司法实践中处理儿童性侵案和成人性侵案标准差异性有时不是很明显,这往往导致定案门槛过高,给不法分子留下了灰色空间。由于目前对猥亵儿童行为认定标准并不明晰,“西边的风”一案中,吴鹏升甚至曾理直气壮称拍摄视频是出于“儿童性教育”目的。
 
  第三是执法难——跨区域作案导致难以打击非法源头。凯文告诉记者,一些儿童色情网站的域名注册地址和经营人所在地不在一处,一旦被发现,就切换新区域甚至境外服务器打“游击战”。他曾多次举报,但警方在对涉案人员归属地进行查询后,若不属于当地,则须汇报上级,再分派到非法人员归属地调查,链条长、流程复杂,很多案例,都因此难以查处。
 
  在长期跟踪关注儿童色情地下链条相关线索后,凯文和一些互联网企业达成了合作,他会把涉及相关产品的违法线索及时反馈给管理后台,查实后直接关停。